第十六篇 人救主在祂带着神圣属性之人性美德中的职事-在加利利(六)
总纲目




治好将死的人
怜悯哀哭的寡妇,使其独子复活
坚固先锋

 读经:路加福音七章一至三十五节。

 七章一至三十五节说到三件事:人救主用一句话治好将死的人,(路七1~10,)人救主怜悯哀哭的寡妇,使其独子复活,(路七11~17,)以及人救主坚固祂的先锋。(路七18~35。)这三件事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关联,实际上,这三件事彼此相关。

治好将死的人


 路加七章一、二节说,『耶稣对百姓讲完了这一切的话,就进了迦百农。有一个百夫长所宝贵的奴仆,患病快要死了。』百夫长是罗马军队中管理一百人的军官。这百夫长代表相信的外邦人,他们藉着信主的话而得救。(路七7。)

 这百夫长听见耶稣的事,『就打发犹太人的几个长老到耶稣那里,求耶稣来全然拯救他的奴仆。』(路七3。)这些长老到了耶稣那里,『就切切的求祂说,你给他行这事,是他所配的;因为他爱我们的人民,给我们建造会堂。』(路七4~5。)

 人救主在往百夫长家的途中,百夫长差了几个朋友去对祂说,『主阿,不用烦扰了,因为我不配你到舍下来。我也自以为不配去见你,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得医治。』(路七6~7。)在八节,百夫长藉着他的朋友向主耶稣再传达了一句话:『因为我也是一个被派在权柄之下的人,有兵在我以下;我对这个说,去,他就去;对那个说,来,他就来;对我的奴仆说,作这事,他就作。』(路七8。)

 我们在七章一至十节看见权柄与权柄的话。百夫长似乎对人救主说,『主阿,我不配去见你;我也不配你到舍下来。但我认识什么是权柄。我在人的权下,也有人在我的权下。我只需要对一个士兵说一句话,他就照我的话作。主,我知道你是这宇宙中的权柄。』

 这位罗马的百夫长,一个外邦人,怎会认识主的权柄?按照五节所说,他爱犹太人民,给犹太人建造会堂。从这点我们看见,他可能对旧约有些认识。不仅如此,他称人救主为主。因此,他晓得人救主是有真实权柄的那一位。

 这位百夫长也认识权柄之话的意义,所以他能对人救主说,『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得医治。』(路七7。)他认识权柄以及作权柄之发表的话。百夫长的奴仆其实就是因人救主的话得医治的。

 在七章九节,主耶稣希奇百夫长的信心:『耶稣听见这话,就希奇他,转身对跟随的群众说,我告诉你们,这样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遇见过。』外邦的百夫长承认人救主的权柄,晓得祂的话带着医治的权柄;因此,他不仅相信人救主,也相信祂的话,求祂不必亲自去,只要说一句话就可以了。人救主对这样大的信心甚觉希奇。

 在这事例中,我们也看见主那带着神圣属性的人性美德。祂的美德彰显于祂去百夫长家的事上。主耶稣是全宇宙的主,但是祂乐意去看罗马军队中的一个军官。百夫长权下只有一百名士兵,但全宇宙都在主耶稣的权下。在人救主的人性美德里,彰显出神的神圣属性─权柄。祂说了一句话,百夫长的奴仆就得了医治。这里我们看见主的神圣属性在祂的人性美德里显明了出来。

怜悯哀哭的寡妇,使其独子复活


 在七章十一至十七节,我们看见人救主怜悯哀哭的寡妇,使其独子复活。十一,十二节说,『过了不久,耶稣往一座城去,这城名叫拿因,祂的门徒和大批的群众与祂同行。将近城门的时候,看哪,有一个死人被抬出来,这人是他母亲独生的儿子,他母亲又是寡妇,有城里大批的群众陪着她。』这光景非常悲惨,没有人能作什么来安慰这个悲伤的寡妇。她先失去了丈夫,现在又失去了独生的儿子。

 这事例的悲惨是独特的-寡妇的独生子在棺材里被人抬着。救主的慈心显于祂爱心的同情也是独特的-没有人要求祂这样作,但祂在慈怜中,自愿用祂复活的大能,叫寡妇的儿子从死里复活。这指明祂惟一的使命,就是来拯救失丧的罪人,(路十九10,)并表明这位人救主在拯救罪人上的崇高道德标准。

 路加七章十三至十五节说,『主看见那寡妇,就对她动了慈心,说,不要哭。于是上前按着棺杠,抬的人就站住了。耶稣说,青年人,我吩咐你,起来。那死人就坐起来,并且说起话来,耶稣便把他交给他母亲。』这里我们看见人救主的慈心,显在祂对寡妇的说话与手按棺杠的行动上。当祂按着棺杠,抬的人就站住了。然后主吩咐寡妇那已死的儿子起来。这是主的神圣属性彰显在祂的人性美德里。

 人救主在慈怜中对寡妇说话,并按着棺杠。没有人要求祂这样作,但祂看见了那光景,就主动采取行动,使寡妇已死的儿子复活。主照着祂的人性美德,主动采取这行动,使在场的人大为惊奇。是什么使祂动了慈心?原因乃是祂的人性美德。然后,藉着叫那青年人从死里复活,祂的神圣属性就彰显在祂的人性美德里。

 我们再次看见主耶稣满了人性的美德与神圣的属性。在祂叫寡妇已死的儿子复活,并把他交给他母亲的事上,我们看见人救主的神圣属性彰显在祂的人性美德里。

 路加照着道德的次序写他的福音书,将医治百夫长的奴仆,与叫寡妇的儿子复活这两件事例摆在一起。在医治百夫长奴仆的事例中,我们看见主的权柄,但是在使寡妇之子复活的事例中,我们看见祂的爱心。主按着棺杠时,显出祂的同情、爱心和慈爱。因此,第一件事例说出权柄;第二件事例说出爱心的同情。在这两件事例中,我们都看见人救主在祂带着神圣属性的人性美德里。

 实际上,在这两件事例中,我们都看见人救主的权柄。说一句话使百夫长的奴仆得医治,这含示权柄。然而,这里所彰显的权柄,不像叫寡妇的儿子复活所彰显的权柄那样高。我们将这两件事例放在一起,就看见人救主这位神人,满了带着神圣属性的人性美德。

坚固先锋


 路加七章十八节说,『约翰的门徒把这一切的事都报告约翰。』施浸者约翰,基督的先锋下了监。那位有权柄又有同情的似乎不为约翰作什么,反之,祂好像把约翰忘了。约翰的门徒也许为此受搅扰,就把这一切的事都报告约翰。他们可能为这件事所困扰,这位人救主医治了百夫长的奴仆,又叫寡妇的儿子复活,却不为施浸者约翰作什么。

 十九、二十节接着说,『他便叫了两个门徒来,打发他们到主那里去,说,那要来者是你吗?还是我们该期待别人?那两个人来到耶稣那里,说,施浸者约翰打发我们来问你,那要来者是你吗?还是我们该期待别人?』施浸者约翰在这里的话,并不表示他对基督有所怀疑。他这样问基督,是要激动基督拯救他。他晓得基督是那要来者,并曾强有力的将祂引荐给百姓。(约一26~36。)此后,他下了监,他在狱中等待、期望基督有所作为,救他出监。然而,主没有为他作什么,虽然祂作了许多事帮助别人。约翰听见这个,很有被绊跌的危险。(路七23。)因此,他打发门徒以这样的问题激动主。

 将七章一至三十五节的三件事例摆在一起看是对的。主为与祂无关的百夫长和寡妇作事,却不为因祂下监的先锋作什么。人救主虽然为别人作了许多事,却没有为施浸者约翰作什么。这是约翰想要激动主耶稣为他作事的原因。

 七章二十二、二十三节是主回答施浸者约翰的话:『你们去,把所见所闻的报告约翰,就是瞎子看见,瘸子行走,患麻疯的得洁净,聋子听见,死人复活,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凡不因我绊跌的,就有福了。』在二十二节,主首先说到瞎子看见,旧约里没有这样的神迹。祂藉此给约翰清楚的证据,除了弥赛亚以外,没有人能行这样的神迹。(赛三五5。)

 就属灵的意义说,瞎子看见也是在先。在主的救恩里,祂首先开启我们的眼睛,(徒二六18,)然后我们才能接受祂,并行走跟从祂。

 瘸子象征不能在神道路上行走的人。他们得救以后,就能凭新生命行走。(约五8~9。)聋子象征不能听见神的人。他们得救以后,就能听见主的声音。(约十27。)

 死人象征死在罪中,(弗二1,5,)不能接触神的人。他们重生以后,就能凭他们重生的灵与神交通。

 穷人象征没有基督、没有神的人,他们在世上没有指望。(弗二12。)他们接受了福音,就在基督里成为富足。(林后八9,弗三8。)

 倘若你是约翰,听到主在二十二节所说的话,你会说什么?你也许会说(我不想听这种报告。主,你要为我作什么?你叫瞎子看见,瘸子行走,患麻疯的得洁净,聋子听见,死人复活,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我想听有关我处境的好消息。主,你要为我作什么?我还在监里。你不是宣告了禧年,宣扬被掳的得释放吗?主,我要你释放我。』

 在二十三节,主对约翰说,『凡不因我绊跌的,就有福了。』这话含示施浸者约翰有绊跌的危险,因为主未照他的办法为他行动。在这里,主鼓励他走主为他命定的路,使他蒙福。

 在二十三节,主好像是说,『约翰,我为别人作了许多事,但我不曾为你作什么。你不要因我绊跌。凡不因我绊跌的,就有福了。』

 我相信主在二十三节的话坚固了约翰,使他后来为主殉道。约翰知道基督凡事都能作,但祂不会为他作什么。虽然主能作一些事,但主什么也不作乃是对的。约翰必定被主的话说服并且得坚固了。

 在七章二十四至二十八节,主耶稣对群众讲论施浸者约翰。在二十六节主耶稣说,施浸者约翰『比申言者大多了。』在二十七节主接着说到他:『这人就是经上所记的,「看哪,我在你面前差遣我的使者,他要在你前面预备你的道路。」』玛拉基四章五节预言以利亚要来。当施浸者约翰成孕时,就有话说,他必凭以利亚的灵和能力,行在主的面前。(路一17。)因此,约翰多少可以视为『那要来的以利亚。』(太十一14。)然而,玛拉基四章五节的预言,实际上要到大灾难时才得应验。那时,那实际的以利亚,就是两个见证人之一,要来坚固神的子民。(启十一3~12。)

 在路加七章三十一、三十二节,主耶稣接着说,『这样,我可把这世代的人比作什么?他们好像什么?他们好像孩童坐在市场上,彼此呼叫说,我们向你们吹笛,你们不跳舞;我们哀歌,你们不哭泣。』法利赛人和律法师(路七30)以为自己在神的律法上既老练又有知识,但主在三十二节将他们比作孩童。

 基督与施浸者约翰『吹笛』传国度的福音,但法利赛人和律法师不因救恩的喜乐而『跳舞。』约翰和主耶稣也『哀歌』传悔改,但他们不因罪的忧伤而『哭泣。』神的义要求他们悔改,但他们不肯顺从。神的恩典赐给他们救恩,但他们不愿接受。

 在三十三节主接着说,『施浸者约翰来了,不吃饼,也不喝酒,你们就说,他有鬼附着。』施浸者约翰来是要领人悔改,叫他们为罪忧伤,他没有胃口吃喝。(路一15~17。)因着施浸者约翰的生活奇异独特,不按常规吃喝,反对的人就说,他有鬼附着。

 在三十四节主说,『人子来了,也吃也喝,你们又说,看哪,一个贪食好酒的人,一个税吏和罪人的朋友。』基督不仅是救主,也是罪人的朋友,同情他们的难处,体会他们的忧伤。祂来是要把救恩带给罪人,叫他们在其中喜乐。因此,祂乐于和他们同吃同喝。

 在七章三十一至三十四节,主耶稣实际上是在责备那个世代。当祂宣告禧年,那就是吹『笛,』但那世代的人却不以跳舞回应。同样的,当主和施浸者约翰哀歌,人也不悔改。他们反说约翰有鬼附着,而主耶稣是一个贪食好酒的人,一个税吏和罪人的朋友。

 在三十五节主下结论说,『但智慧从她所有的儿女得称为义。』这智慧就是基督。(林前一24,30。)凡基督所行的,都是凭着神的智慧,就是祂自己。这智慧乃是从祂智慧的行为、智慧的行事,得称义、得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