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对在人性里带着神性之人救主的预备(三)
总纲目




祂先锋的出生
神奇的由他母亲所生
第八日受割礼
神奇的起名叫约翰
先锋父亲的申言
被圣灵充溢
论到神拯救祂的百姓所采取的救赎行动
论到人救主神人二性的身位,以及祂拯救的工作,带来更多的亮光
祂先锋的幼年

 读经:路加福音一章五十七至八十节。

 路加一章五节至四章十三节论到对在人性里带着神性之人救主的预备。在这段话里,我们已经说过主的先锋施浸者约翰的成孕,(路一5~25,)以及人救主的成孕。(路一26~56。)现在我们要接着着人救主之先锋的出生与幼年。(路一57~80。)

 正如我们开始看见的,人救主的预备是在祂的人性里带着神性。原则上,祂的预备和祂的成孕一样,因为在成孕和预备里都有神圣的素质和属人的素质,人救主是由带着神圣素质的圣灵,在带着属人素质的童女腹中成孕的。换句话说,主是由神圣素质在属人素质里成孕的。同样的,祂的预备也是在祂的人性里,带着祂的神性,这预备太优越、奇妙、而超凡!

 在一章五节至二章五十二节有施浸者约翰和人救主的成孕、出生、与幼年。我们曾指出,施浸者约翰的成孕和救主耶稣的成孕在素质上显然不同。施浸者约翰的成孕是神的神迹,由老迈的属人素质所成就,仅仅凭着神圣的能力,不含神圣的素质,因此所产生的只是一个被神的灵充溢,(路一15,)却没有神性情的人。救主的成孕乃是神成为肉体,不仅是由神圣的能力所作成,更是由神圣的素质加上属人的素质所构成,因此产生了兼有神性与人性的神人。

祂先锋的出生


神奇的由他母亲所生


 施浸者约翰神奇的由他母亲所生。一章五十七、五十八节论到这神奇的出生说,『以利沙伯的产期到了,就生了一个儿子。邻里亲族听见主向她大施怜悯,就和她一同欢乐。』

第八日受割礼


 人救主的先锋在第八日受割礼。『到了第八日,他们来要给孩子行割礼。』(路一59。)这是按照利未记十二章三节的要求。

神奇的起名叫约翰


 有些人要给人救主的先锋起名,『照他父亲的名字,叫他撒迦利亚,』他母亲说,『不可,要叫他约翰。』(路一59~60。)有些人接着说,『你亲族中没有叫这名字的。』(路一61。)他们向撒迦利亚打手式,看他要叫这孩子什么。他在写字板上写着:『他的名字是约翰。』(路一63。)

 在一章十三节,天使告诉撒迦利亚,以利沙伯要生一个儿子,他要给他起名叫约翰。『约翰』原文意耶和华是有恩惠的,耶和华施恩典,或耶和华是恩惠的赐与者。

 人说得对,以利沙伯的亲族中没有叫约翰的。主的先锋起了这名字,因为他要成为不守传统的人。为这缘故,他没有起传统的名字,却起了新的名字。

先锋父亲的申言


被圣灵充溢


 撒迦利亚在写字板上写了约翰的名字以后,『口立时开了,舌头也舒展了,就说出话来,颂赞神。』(路一64。)一章六十七至七十九节记载撒迦利亚的申言。按照六十七节,撒迦利亚申言的时候,乃是被圣灵充溢的。

论到神拯救祂的百姓所采取的救赎行动


 撒迦利亚的申言从六十八节开始:『主以色列的神是当受颂赞的,因祂眷顾祂的百姓,为他们施行救赎。』这里我们看见,撒迦利亚的申言,是说到神拯救祂的百姓所采取的救赎行动,就是按祂的圣约,藉祂丰富的怜悯,兴起了基督。在人性上,基督是大卫家中拯救的角;在神性上,基督是从高天上升的清晨日光。(路一68~73,76~79。)论到人救主神人二性的身位,以及神拯救的工作,撒迦利亚的申言比以利沙伯的祝福带来更多的亮光。然而他的申言还是旧约的文体,带着旧约的色彩和风味,与马利亚的赞美和以利沙伯的祝福一样。

 撒迦利亚的申言论到神的行动,这是神拯救祂的百姓所采取的救赎行动。藉着兴起基督作拯救的角和清晨的日光,神救赎工作的结果是拯救祂的百姓。

 撒迦利亚在路加一章六十九节说,『在祂仆人大卫家中,为我们兴起了拯救的角。』这拯救的角指救主耶稣,祂出自大卫家。(耶二三5~6。)角表征争战的能力。因此,拯救的角是大卫家中神拯救的争战能力。『大卫家』指明这拯救是在人救主的人性里。

 在七十节我们看见,兴起拯救的角乃是照着『祂从时间起首,藉着圣申言者的口所说的。』这指神在履行祂的话上是信实的。

 撒迦利亚说过基督的人性之后,接着说到祂的神性:『因我们神怜悯的心肠,叫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把我们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路一78~79。)救主耶稣是黑暗时代的旭日。祂的来临结束旧约的黑夜,开始新约的白昼。按着以利沙伯祝福中的果子,(路一42,)祂对我们是生命;(约十四6;)按着撒迦利亚申言中的日头,祂对我们是光。(约九5,太四16)。这样的一位,乃是神救赎的完成者和中心,使祂的百姓得着救恩。

 在一章七十八节,撒迦利亚说到主是来自高天的清晨日光。拯救的角来自大卫家,而清晨的日光来自高天,也就是来自神。这就是说,主在神性上是来自高天的清晨日光。

 我们比较撒迦利亚在六十九节和七十八节的话,就看见他说到基督的双重身位。他说到基督的神性和人性。基督在人性上是神在人的家,就是在大卫家中,所兴起拯救的角。基督在神性上是来自诸天的清晨日光。因此,主是人,也是神。就着祂是人说,祂乃是拯救的角;就着祂是神说,祂乃是清晨的日光。神拯救祂百姓的救赎工作,乃是藉着在拯救的角和清晨的日光这两面兴起基督而成就的。

 神救赎的工作也是藉着祂的怜悯,按着祂的圣约。关于这点,撒迦利亚说,『向我们列祖施怜悯,记念祂的圣约,就是祂对我们祖宗亚伯拉罕所起的誓。』(路一72~73。)撒迦利亚在这里说,神记念祂的约。这指神在履行神的话上是信实的,祂的话一经起誓,就成了祂的约。

 神的约是凭祂的应许立的。(来八6。)应许是平常、普通的话,还未经过确认。在旧约,神应许以后,就用誓言加以印证。祂指着自己的神格起誓,以确认祂的应许,使祂的应许成为祂的约。

 在七十四、七十五节,撒迦利亚接着说,『叫我们既从仇敌手中被救出来,就可以一生一世在祂面前,坦然无惧的用圣和义事奉祂。』七十五节的事奉直译为,作祭司事奉。这乃是用圣和义事奉。『圣』主要的是对神,『义』主要的是对人。路加福音强调耶稣的人性,因此这里选出圣和义,作为人在神面前行为的主要特征,藉以事奉神。

 在七十六、七十七节,撒迦利亚申言到他自己的儿子,人救主的先锋:『孩子阿,你要称为至高者的申言者,因为你要行在主的面前,预备祂的道路,叫祂的百姓因罪得赦,就认识救恩。』七十六节的『主』指救主耶稣。(路一17,玛三1。)

 撒迦利亚申言,先锋要行在主的面前,预备祂的道路。天使曾告诉撒迦利亚,他的儿子要使许多以色列子孙转向主他们的神,并『为主预备合用的百姓。』(路一16~17。)他预备主的道路,乃是藉着悔改转变人的心思,将人的心思转向主,并使他们的心正确,修直他们心的每一部分,使人救主能有路进到他们里面作生命,并占有他们。

论到人救主神人二性的身位,以及祂拯救的工作,带来更多的亮光


 论到人救主神人二性的身位,以及祂拯救的工作,撒迦利亚的申言比以利沙伯的祝福或马利亚的赞美带来更多的亮光。如果我们比较以利沙伯的祝福,马利亚的赞美和撒迦利亚的申言,就会看见撒迦利亚的申言论到神在地上的行动,比以利沙伯的祝福或马利亚的赞美发出更多的亮光。这申言启示基督神人二性的身位,以及祂拯救的工作。

祂先锋的幼年


 路加福音一章八十节说到人救主先锋的幼年:『那孩子渐渐长大,灵里刚强,住在旷野,直到他向以色列人显明的日子。』这节题到两件事:先锋灵里刚强,以及他住在旷野,直到他向以色列人显明的日子。

 先锋的母亲和父亲都是被圣灵所充溢的,(路一41,67,)他们的孩子也就容易在灵里长大并刚强,而住在旷野。他在灵里长大并刚强,意即他是与神同在,并为着神的;住在旷野,就是离开人的文化和宗教,使神有自由通畅的道路,使用他作救主的先锋。

 约翰生来就是祭司,和撒母耳一样,应当有许多时间留在殿里。但约翰是新约的拿细耳人,不住在殿里反住在旷野。旷野是没有文化、传统、或宗教的地方。约翰住在旷野,和他一切的背景断绝。他是犹太人,但他的生活不像犹太人。他是祭司,但他的生活不像祭司。相反的,主先锋的生活像没有文化的人。

 我们从马太三章三节知道,人救主的先锋在旷野开始他的职事,这含示神定意要以全新的作法,开始祂新约的经纶。因此,施浸者约翰出来,在犹太的旷野传道。(太三1。)

 施浸者约翰的传道,是神新约经纶的起始。他不在圣城的圣殿里传道,那里是宗教徒和文化人照着圣经条例敬拜神的地方;他乃在旷野,用『野』的方法传道,不守一切的老规条。这指明照着旧约敬拜神的老路已经废弃,一条新路即将引进。

 路加一章八十节和马太三章一节、三节的『旷野』一辞,指明神新约经纶的新路与宗教、文化相对,也指明老旧的东西一无存留,新的事物即将建立起来。